关于我样

留学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

15721147161

咨询电话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教育热点 > 牛娃故事 >

震惊!进入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并不讨好?!

更新时间:2020-11-11 15:23:58

导语:进入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并不讨好?!今天WoWYoung小编给大家分享上外附中的一位牛娃的出国留学申请之路,如何从上外学渣一路成功申请留学!

我在上外附中的第四年

写到我的高中生活,我觉得此处应该有一首“Changes”:由分班开始,以毕业结束;高一深陷文学,高二放弃模联尝试语言学并终于决定出国,在高三的第一个学期在一处隐秘的角落快乐学习,第二个学期收到了一张七年来最好看的成绩单。可以说高中遇见的一些人改变了我的人生,所以我应该会从高中生活里成长的蜕变和一些跟申请有关的上外学渣经验来深入写写我在附中的经历。

在高中的学习方面,总体来说,除非是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的大佬,在上外决定出国不是一个特别讨好的事情——你的成绩将会在高一高二的时候和所有同学一起开等第,而高三是分成两个学期、同你所在的班级(出国班、高考班或保送班)一起开等第。所以准备出国的同学一定要做好觉悟:是初三或高一转入国际学校,还是继续在上外附中就读。对我而言,选择后者的原因是我一直没有明确的出国意愿,高一时在出国和保送之间摇摆不定,高二才终于下了决心,可能主要是因为喜欢美国大学的教学氛围和保送路线只能去语言专业的局限吧。

我的GPA成绩被我的爱好影响了

我每天的高中生活,还是尽量在学校里做完所有作业,但是剩下的时间留给了看书追剧、摄影、画画(虽然有一定的素描基础但是漫画是自学的,在高中时它成为了我解压的方式)和备考各种标化考试——凭这个安排就知道我平时真的不是所有时间都留给了学习。我极不推荐大家步入我的后尘,爱好和活动最好能在保住GPA的前提下进行。

其实现在想想如果我能花更多时间在标化和GPA上,我的申请是不是会能更好;但是这大概不现实,因为我是一个“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人,如果没有在这一学科/领域上的喜欢我是不愿意学好或者做下去的。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任性,但我高中三年真的在我喜欢的领域中获得了宝贵的经历或令我骄傲的成就:我的画被我喜欢的歌手作为了他的专辑封面,我俩也因此成为了朋友;我创立了一个介绍电影和音乐的公众号,并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褒奖和崇拜;我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在母亲的支持下制作了我的第一个摄影作品集,在其中融入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和感悟;我因对于“三国景点的保护状况”的调查发现了保护不周的建筑,并通过一封写给县政府的信而有机会重返旧地,了解了一座县城关于景点开发和保护的艰辛,也认识了包括文保所所长在内一群渴望带给这里焕然新生的同道中人……就像我在初中篇的结尾提到的,于我而言这些经历可能比单纯地获奖更值得自豪,凭借它们我更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自己生活的世界有哪些美中不足之处,自己渴望做出的改变和目标,简单来说,这些“陌生人”和事件让我更加了解自己。

上外附中的老师让我找到阅读的乐趣

咳咳我好像扯远了,那让我最后来扯一下自己的“读书”这个习惯的养成和对它的看法。书籍和音乐一样,已经成为了我每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奢侈品”——因为从高中开始,任何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已是奢侈。至于为什么会在高中疯狂读文学读经典,还是因为我高一时期的第一位语文老师与其他老师都不同的上课态度:他偏爱教学生如何批判性思考,会在每次同学的演讲后在黑板上写下对这个事件的拓展探讨以及他推荐的书。

不过我和他的第一次对话来自于一个昏昏沉沉的下午,他大踏步地迈进教室,自我介绍说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我双手撑在桌上专心听他讲对于语文课本选文的评论,直到他突然来了一句“我觉得欧亨利的小说还没有芥川龙之介的好”——此时,全班都听到我这个芥川先生迷妹兴奋掀桌的声音。

从那时起,我和一位同学便会每天一闲下来就冲进年级办公室,拿好吃的“贿赂”老师让他多跟我们聊一点哲学和书,就这样我妈欣慰地发现我从此不碰快餐文学而是打开了在书架上吃灰的、曾经不被我光顾的书。

高二他离开了上外去了一个更加适合他的学校,和我一起“取经”的同学在哲学专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我,我变成了一位热爱文学、哲学、语言学和人类学的求知欲旺盛的青年。并且在读书的过程中,我也被这些作者刺激着去学得更多、读得更多,大概是这种“波拉尼奥怎么读过这么多书”、“茨威格推荐的这位我不认识,哪天去了解一下”的自我激励。好读书并不是一个很能在短时间内产生效益的习惯,但读好书绝对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气质并使他终生受益。也感谢读书,让我认真对待高中的毕业论文,没有把以前惨不忍睹的《红楼梦》报告直接上传,而是卯足了劲在一个月内写出一篇“黑塞文学中的东方思想”的比较研究,写完真的超有成就感!!!

出国/保送,我做了两手准备

我是高二才彻底决定出国的,但我从初三就已经接触到托福和留学,所以我也算是做了出国和保送两手准备的申请党吧。只不过我的夏校基本都是自己找的,所以与那些含金量高的夏校失之交臂,但是每一年的夏校都让我受益匪浅:第一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上的摄影和哲学课令我爱上美国的小班化教学氛围,也更爱这两个兴趣方向——至今怀念哲学课下课我和三位男同学依然会和老师讨论课上未聊尽兴的内容,一聊就是半小时到一个小时,然后大家一起从教室走回宿舍的路上还会继续讨论的那段快乐时光。

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角M同学拍摄)

第二年我在布朗大学报名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历史夏校,这一周的课令我学到的内容足够我思考一生:什么是历史和政权的关系、什么是真正的历史,以及我们不能片面地怀着刻板印象去看待这个世界……这些课上的内容加上我的那些爱好让我在申请季的时候对于“文书写什么好”的压力减小了很多,因为我遇到的题目都有东西可写,也算是一种积累吧!

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

(布朗大学的一角M同学拍摄)

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

(布朗大学的一角M同学拍摄)

给我的7年生活写一个结尾吧

我的美本申请季在ED就结束了,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没有高攀也没有低就,而是毫无悬念地够到了一所最适合我的纽约大学。当时是清早,我爸起得比我早先看到群里的消息,我刷好牙洗好脸去客厅喝水的时候,他说:“恭喜闺女,你被录取了。”

“什么?!”我打开了群里祝贺的消息,带着喜悦和不甘。喜悦是居然如此轻松地真的在ED结束战斗了,不甘是我的大学命运就此尘埃落定的不适应心理。不过现在想想,我进了最适合我的学校,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

我觉得大学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是像在马其顿与波斯战役的前一个晚上,亚历山大在帐前笑着对赫费斯提翁说的,“我们才刚刚开始。”大学像一座山,我需要花不到四年的时间去攀越,最后也许能看见兰波笔下的永恒,在太阳与海交接的地方。然后必然,我要继续踏上征程,去征服人生中剩下的一座座山峰。

  • 教师节的时候我去看初中和高中的老师,初中的英语老师问我:“你还记得初中的事情吗?”

  • “当然记得,那可是我最为学渣的黑历史。”我苦涩地说。

  • “不,你的七年更像一个励志故事。”她反驳。

    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

(上外附中的一角)

这7年像一场梦一般,我迷迷糊糊来到了这个学霸云集的地方。顺带一提,开头我说的“只报考了上外一所学校”其实是不准确的。当年我也去报考了其他几所离家里比较近的学校,我的父母也帮着我往小学班主任推荐的中学递交了简历。但是经历过最复杂的面试和最漫长的等待我最终还是只被上外最先录取了,所以上外附中成为了盘踞在我脑中的“只一所”,也因为它的独特让我在这七年的生活从一场略带荒诞的闹剧慢慢延展至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的悲喜剧?!总的来说,上外附中给我的其实是机会:我认识了一批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接触到了不同的文化和思想,我收获了友谊和磨砺。我主动成长。最后,我想道一声感谢。

接下去,小编将持续带来“名校校园生活”,不想错过内容的快点加小编同学的微信吧!


关注WoW Young旗下公众号“名校解密”,及时获取更多名校新闻!!!

上外附中后想要“出国留学”